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福利院19人连续死亡!

作为新冠疫情防控不应被遗忘的角落,养老院、福利院的疫情防控现状仍值得关注。而在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几百米外的武汉市社会福利院中,自2019年12月以来至少已有19人死亡。但究竟多少人因新冠而逝,逝者究竟何时发病,仍不明朗。

a42ed4f5-fdba-44f5-99ad-b8444312c843.jpg

在财新网发表“武汉养老院多例疑似新冠肺炎”,媒体陆续提出关于养老院、福利院的防疫问题后,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强调,应尤其关注“非新冠肺炎患者治疗”和“养老院疫情防控工作”。

据财新记者了解,目前武汉养老机构疫情防控阻击战已经打响,不少福利院、养老院在发热人员隔离送诊、医疗防护等方面有所加强,但此前多名老人在疫情爆发后密集出现发热、胸闷等症状后去世的事实,却受到个别机构否认。

财新网此前报道,来自武汉社会福利院的小林(化名)对财新记者透露,其所工作的科室大约有11位老人去世了,都是因为反复发烧最后呼吸衰竭而死。她在福利院内部武汉济民医院六楼病房工作,经CT检查发现肺部有感染,不过官方披露其新冠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正在进行第二次核酸检测。

2月21日晚9点14分,武汉市网信办官微“武汉发布”披露了武汉市民政局的一则辟谣,其中武汉市社会福利院和武汉市硚口区古田融济康养中心就最新防疫情况作出回应,称武汉市社会福利院“对于排查出来的确诊、疑似病例立即向相关医疗机构转移,没有网上报道中所说11名老人因反复发烧、呼吸衰竭而死的问题”。

从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的回应看,其开始对院内人员进行实质性筛查和确诊,始于2月11日之后。

福利院称,该院先后于2月11日领取40人份、2月14日领取300人份核酸检测采样试管,对院内疑似人员进行采样送检。从2月16日起,又增加了CT排查。截至2月19日,该院累计确诊病例12例,其中老人11例(含死亡1人)、职工1例;疑似病例19例,其中老人7例、职工12例,所有确诊和疑似人员已送隔离点、方舱医院和定点医院分类救治。“辟谣”文章称死亡老人仅有一例,在转运过程中离世。

这则回应统计样本人群范围也仅限于2月11日至2月19日接受核酸检测者。经财新记者多方了解,在此之前,从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2月19日之前,该福利院早已出现多名老人在出现发热、胸闷、食欲不振等新冠病毒感染特征之后去世。

一位在福利院工作数年的人员称,此前在该院没有见到过如此密集的死亡。这或与其前期防控意识不足、防控措施不严且核酸检测试剂紧张有关。这些本身高龄、多少存在基础疾病的老人发病之后没有撑过多久。

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该院死亡人员名单显示,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2月11日,短短50天中,共15人死亡,此后到2月18日,又有4人去世,平均几乎每3天死亡一人。其中死亡原因登记和感染及感梁性休克有关的为8人。名单中直到2月15日才出现第一例明确登记为死于新冠的83岁男性老者,一共6名去世老人死亡原因登记为“肺部感染”,5人发生在2月11日以前。2月12日一名86岁女性死者死因登记显示为“肺部感染?”,问号的出现表明未有彻底结论。全部死者年纪大多处于80到90岁,有糖尿病、脑梗死、重度失能等基础性疾病。其中另有多人死因为感染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猝死、心律失常,但据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其中出现发烧症状的不在少数。

bb0f237b-c3cb-4e13-adaa-9ce96aebc663.jpg

图表为财新记者曹文姣根据调查资料整理

死亡密集发生,感染源头待查明

武汉市社会福利院是武汉市社会福利行业历史上较早、规模较大的福利院,集智慧养老、康复、医疗、休闲娱乐为一体,除了接收“三无”对象、社会困难老人,也有医养结合区。根据披露,福利院设计床位814张,内设武汉济民老年医院,设一个门诊部,一个康复科病房和综合病房。疫情发生时,院内人员共有656人,其中服务对象458人(自理老人80人,介助56人,介护322人),职工190人,物业人员21人,陪护人员8人。

一位曾参与病人抢救的济民医院医生告诉财新记者,12月底抢救过一个病人,发病非常快,高烧至42℃,抢救当天去世,当时医生们判断死因可能是感染性休克死亡,但具体感染了什么未知。据了解,当时院方并没详细做过检查,无法判断是否为新冠病毒性肺炎,而最早的发病日期究竟何时,是否在12月初就已经发生感染,暂时也无从查对。从死亡人员名单来看,该死者应为27岁患有胆囊炎的女子,自身有残疾。

这位医生后来被确诊感染,据其回忆,从12月底接诊的老人中有三位去世,去世之前均有发热症状,一位高烧两位低热,其中一位80多岁的老人听诊时肺部有啰音,咳嗽有痰。到2月12日前,其所在的综合病房楼层至少有9位老人去世,这还不包括后来因发热隔离转移到10层的去世者。此外,这位医生所在的楼层多位医生、护士、护工有肺部感染症状。

一位福利院护工人员也向财新记者表示,福利院封锁之后其所工作的楼层“走的”老人数量很多。“过年前后,走的老人有上十个,多的时候一天走两个。开始都是发热、不吃饭,后来有高烧不退的老人转去10层隔离,隔离之后有些一两天就走了,因为没有确诊,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冠,但在疫情之前,即便是福利院的老人有些基础疾病,也没有这么密集地走过。”

“这几天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一位61岁的朱姓家属悲痛、内疚地表示。他的父亲92岁,去世前居住在武汉市社会福利院,而有着高烧症状的老人死因被登记为心肌梗死。

“2月9日接到福利院的电话,说我父亲发烧到39.3℃,让家属去转诊,当时小区封闭隔离,交通阻断,我自己本人也发热着,实在没法到场,就让他们按流程上报社区,10号那天说烧退下来了但是出现胸闷的症状,11号下午三点接到济民医院抢救室值班医生的电话,说我父亲急性心肌梗死,具体死亡时间是2020年2月11曰15点55分。”上述朱姓家属说。

除了武汉市社会福利院,财新网此前还报道了硚口区古田融济康养中心老人疑似感染去世的相关情况(详见《武汉养老院多例疑似新冠肺炎》),该院老人胡某芳(女,85岁,系半自理老人,有30年高血压史)在出现发热、咳嗽、食欲差、呼吸困难、心跳加速、嘴巴发青等症状之后去世。对此融济古田老年公寓负责人表示,院内虽有护工CT检查为疑似,但护理该老人的护工身体正常,无法将老人定性为疑似病例。

该老人家属则确认,和胡某芳老人有过短暂接触的护工唐某华已离院隔离。而硚口区民政局处有关人士告知财新记者,目前该康养中心老人在媒体相关报道刊登之后均进行核酸检测。检测结果是否披露尚不得而知。

养老机构怎么防控疫情?

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的地理位置很特殊,距离此次新冠疫情中心地华南海鲜市场不到700米,附近的武汉优抚医院最早在2019年12月中上旬就开始接诊不少周边感染患者,一度导致优抚医院院内病患、医护人员感染。武汉市福利院也表示,该院地处官方披露的疫情中心地(华南海鲜市场)对面,防控难度大、感染机率高。

在疫情初期,该院根据市卫健委指派的专家意见,按照“两区三通道”措施进行传染防控,鉴于武汉疫情初期的医疗资源紧张状态和院内老人行动不便等客观困难,为避免外出感染风险,该院在院内设立了发热病人临时观察区,将发热、咳嗽等新冠肺炎疑似症状人员进行隔离观察,由院内医院对发热人员进行隔离、诊治。疫情紧张之后,1月21日开始,福利院实行封闭管理,1月24日全院在汉职工停止休假返岗,吃住在院,所有人员除医疗和生活补给外禁止出入。

2月22日晚,有去世老人家属向财新记者发送举报信称,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的防护流于形式,封院后没有让老人戴口罩进行最基本有效的防护,也没有对老人、工作人员是否接触过新冠疑似病人进行认真细致的排查,只是封闭大门、做基本的消毒。

该家属称,2月10日接到福利院6层工作人员通知,称老人发热,14日进行核酸检测,16日检测结果为阳性,17日下午6点福利院送9位确诊的老人去附近的武汉优抚医院,入院仅一天半,2月19日下午接到优抚医院电话称老人去世,但一直未接到福利院的通知。

“闭院之前我们家子女会轮流每天上午去福利院陪护老人,闭院当天的21日上午我们还去看望老人,当时起居正常,食量很好,能吃能睡,也没有其他基础性严重疾病,从1月21日封闭算起,封院20天老人才出现发热,说明肯定是院内感染。”该家属表示。

“老人属于弱势群体,养老院应该是疫情重点防控的地方,但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的防控只做了闭院这个形式,尽管他们是武汉市公办最大的养老机构,但那里遭受病毒感染而病逝的老人是该院空洞防控、失职管理的受害者。”上述家属称。

“院里有院里的难处。”上述济民医院医生表示,新冠疫情发起于12月底,那个时候整个武汉市大部分的人几乎没有什么防控意识。1月21日闭院之前,养老院还不是完全封闭管理,当时临近春节每天还有家属来探视,不排除是探视家属将病毒带进来了。“疫情紧张之后,院里的老人即便生病出去就诊,外面的医院也不收,只能返回院内治疗。当时医疗资源非常紧张,病床难求,我自己身为医生感染之后都找不到病床,只能居家隔离,当时非常绝望和恐慌。”

养老机构的隔离工作确有困难。有医护人员表示,养老院的老人大多年纪较大,有些还是失智者,想让他们一直乖乖待在小房间、戴口罩,老人未必能理解和配合,加上医护、护工人手紧张,很难顾得过来。记者采访的其他养老机构负责人在谈及老人隔离工作时举例称,“一对老夫妻,老爷子90岁,老太太85岁,老太太发热之后院方想把他们分开隔离,但是老太太哭着喊着‘如果将我们分开,我就死给你们看’之类的话,让人难过又无奈。”

财新网等媒体报道养老院新冠疫情的相关情况之后,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20日特别强调,应尤其关注“非新冠肺炎患者治疗”和“养老院疫情防控工作”,消除防控死角和次生影响。

2月21日,武汉市民政局表示,相关部门将对全市所有养老机构按属地原则,一户不漏、一人不落,纳入所在社区排查和封控管理;区分轻重缓急,对已发生确诊和疑似病例的养老机构,在2月22日前完成全员核酸检测;对其它养老机构在2月28日前完成全员核酸检测。

民政局还提出,建立就医绿色通道,对养老机构核酸检测阳性的病例,由武汉市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和各区明确定点医院无条件收治,疑似病例第一时间送隔离点观察,避免社区、街道、区级层层转报。

“老年人是新冠肺炎的高危易感人群,养老机构人员密集,防控形势严峻。”2月22日,湖北副省长万勇对全省养老机构疫情防控工作进行视频调度,强调要采取断然措施,坚决打赢养老机构疫情防控阻击战。

万勇要求,养老机构疫情防控要牢牢抓住救治、阻隔两大关键环节,实行筛查甄别、封闭式管理“全覆盖”,做到应隔尽隔,应收尽收。要加强封闭管理,全力减少疫情扩散风险。强化内部管理,严格执行日常操作规范。做实应检尽检,切实阻断传染源。优化就医流程,做到应治尽治。加强经费保障,解除护理员后顾之忧。严格落实属地责任,保障养老机构防护和消毒物品,切实做到守土尽责。压实各类养老机构的主体责任和各级民政部门的行业管理责任,当好老年人的“保姆”和“卫士”。要严明战时纪律,严格追责问责。

“最近我们院发热老人、医护人员的检测和送诊效率明显提高了,医护人员的防护物资也增多了,以前防护服很紧张,只能保障隔离区和抢救室,现在非隔离区护士每天能发一套防护服,我们工作起来也安心了不少。”一位济民医院医护人员告诉财新记者。

但有融济康养中心在院的老人家属求助称,目前融济护理人员已有确诊,具体护理他家老人的人员已被隔离,护理员人手紧张,中心4楼40多位老人大部分为多人同居一室,目前为止仅由一名护工照看基本饮食,其中还包括需要喂流食的卧床老人。另有家属表示,她家患有老人痴呆的母亲被送到方舱医院后一直联系不上,能否得到有效照顾很是担忧。

2月23日晚,部分家属接到康养中心老人的电话,称院里通知部分老人出去隔离。“去哪儿隔离?是否有人照料?符合哪些标准能去隔离医治?剩下的老人是否被感染?能否得到有效防治?老人们的核酸检测结果能否告知?院方能否及时披露真实情况?政府能否增加养老院的医疗、护理人手和资源?”多位家属焦急地等待养老机构和政府相关单位回应。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武汉市小区严格封闭,微博上不少用户通过“肺炎患者求助”的话题来为自家养老院的亲人求助。近两日,财新记者再度联系为养老院家属发布肺炎求助微博的人,得到的信息较为欣慰,有市民反映家属已经送诊得到救治,养老院的管理也有改善,也有家属表示:“错失救治机会,老人已经去世。”

今日热点

热点排行

小编八卦

小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