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一周反腐看点:48岁跻身副部的最年轻“老虎”,忏悔书里说了什么

摘要:“我是年轻干部成长中的一个反面典型,我真心希望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和安徽干部,真正从我身上吸取惨痛教训。”

10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2018年9月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6451起,8873人受到处理,6335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案件方面,继上周九虎亮相之后,本周又有五名省部级干部案有进展: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山东原副省长季缃绮、辽宁原副省长刘强、江西原副省长李贻煌被提起公诉,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案一审开庭,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受贿案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968年出生的周春雨是目前已落马“老虎”中最年轻者,早在他27岁时就已经开始受贿。更令人咂舌的是,周是安徽出现的又一位副省级“股神”,他在股市中非法获利3.5亿元。

“我是年轻干部成长中的一个反面典型。”周春雨在忏悔信中剖析自己。分析周春雨的腐败轨迹,又会有怎样的启示?

秘书出身,处处快人一步

7月27日,安徽原副省长陈树隆受审,检方指控,陈树隆涉嫌受贿罪,直接或通过其妻子王传红、弟弟陈树堂等人敛财高达2.758亿余元。有媒体评论,陈树隆被指控的敛财数额,创下了新纪录。不过,这个数字很快被周春雨刷新。

10月25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安徽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周春雨受贿、隐瞒境外存款、滥用职权、内幕交易一案。检察机关起诉指控:

1996年至2017年,被告人周春雨利用担任安徽省委办公厅秘书、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马鞍山市人民政府市长、蚌埠市人民政府市长及蚌埠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在企业收购、项目承揽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365万余元。

周春雨担任蚌埠市人民政府市长期间,违反规定,决定向有关公司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国家财产损失人民币6.65亿余元;担任蚌埠市委书记期间,违反国家规定,陆续将美元412万余元存放于境外银行,至案发未按规定进行申报;其作为股票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相关股票,累计买入金额人民币2.7亿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3.5亿余元。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周春雨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周春雨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和各界群众90余人旁听了庭审。

现场照片中,周春雨头发花白,戴着一幅黑框眼镜,身着深色夹克,双目低垂,神情严肃。据公开信息,周春雨于1989年从安徽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进入合肥市委办公厅工作,1995年进入安徽省委办公厅工作,担任副处级秘书。按照检方指控内容,周春雨首次受贿是1996年,正是在此职位之上,此时他28岁。

此后,周春雨历任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马鞍山市副市长、蚌埠市委书记等职。2016年9月30日,安徽省同日新增两名副省长,周春雨是其中之一,48岁的周春雨是安徽省5名副省长中最年轻的一位,跟年纪最大的副省长相差10岁。

回顾周的简历,他的晋升之路是这样的:27岁副处,29岁正处,33岁副厅,40岁正厅,48岁副部。然而,本该是前途无限好的周春雨,却在升任副省长半年后落马。2017年4月26日,周春雨被查,2017年7月5日被“双开”。

亦官亦商,当大官又想发大财

此前,在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的通报中,周春雨仅涉嫌隐瞒境外存款、受贿两宗罪。检方指控的内容里,增加了滥用职权、内幕交易两项罪名。

同时,中央纪委指周春雨违反四项党纪:毫无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识,长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和报告个人有关情况;违反生活纪律。

8月26日,中共中央印发了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主任马森述对新条例进行了权威解读,点到了15个“大老虎”的名字,用以说明条例修改的针对性。陈树隆和周春雨,这两位来自安徽的前副省长,则成为了马森述口中“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的典型代表。两人长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

陈树隆的人生故事,本来应是个励志故事:出身农家,10岁上小学,靠苦读成为村中首位大学生,留校任大学老师;担任安徽省国债服务中心主任,33岁在震惊中国金融界的“327国债事件”中一战成名,成为安徽省金融探索的核心人物,步入政界,担任合肥市副市长、芜湖市委书记,安徽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常务副省长,十八大代表。

然而,这位长期在金融证券企业任职的高官,开始逐渐迷失。检方指控,陈树隆作为相关股票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该股票,并向他人泄露该信息,情节特别严重。根据指控,陈树隆通过内幕交易,累计成交金额1.213亿元,非法获利共计1.375亿元;泄露内幕信息给他人,累计成交金额3205.83万元,非法获利3031.17万元。为自己和他人通过内幕交易获利高达1.678亿元。

与陈树隆相似,周春雨被指控的罪名也有内幕交易罪,而且他的涉案金额更大。据报道,周春雨与陈树隆交情不浅。周春雨主政蚌埠时期,在城市改造过程中,与分管财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的时任副省长陈树隆多有配合,两人经常在同一场合亮相。

中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报道指出,两人所涉及的内幕交易,极有可能都与芜湖的一家上市公司有关。陈树隆在任芜湖市委书记期间,与该公司关系密切,利用该公司的内幕信息获利,并把这些信息分享给了周春雨。

陈树隆反省:“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从政就好好地从政,经商就好好地经商。否则的话必然是像我这样人财两空,后悔莫及。”

真心忏悔:“理想信念是总开关”

周春雨落马之前,曾主政蚌埠多年。2017年7月4日至9月5日,安徽省委第一巡视组对蚌埠市进行了巡视。巡视反馈中,周春雨的名字被再次提及——

党内政治生态被污染,周春雨主政期间权力观严重扭曲,价值观严重偏差,政绩观严重畸形;执行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严,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决策部署打折扣,推动改革缺乏啃“硬骨头”勇气;民主集中制践踏严重,多数重大项目均由议事协调机构决定,集体领导被架空;思想政治建设走过场,管党治党不严不实等等诸多问题。

出于“严重畸形”的政绩观,在日常工作中,周春雨习惯于“书记拿意见、会议走程序”,以“不扯皮、提高效率”为借口,“任性决策、违法决策、大权独揽”,造成“班子成员奉行明哲保身,党委集体领导被架空”。

在选人用人方面,周春雨精心编织“小圈子”——“选人凭好恶、讲关系,用人看‘背景’、重‘财’干。对领导身边人‘高看一眼’,极力拉拢,为自己广接‘天线’;大量使用熟悉领域的干部,有的部门‘人才辈出’,个别人三年内被连提两级;对能为自己出‘政绩’的‘厚爱一分’,阿谀奉承、言听计从者成为‘红人’,得以提拔重用。”

全国首个落马的市级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赵明伟就是被周春雨“厚爱”的典型。据安徽省纪委披露,周春雨在蚌埠任职期间,赵明伟极力攀附这座“靠山”。在担任蚌埠市招标局、市公管局“一把手”期间,凡是周春雨关注的招标项目,他都“一路绿灯”,工程质量和招标价格一概不问,周春雨对他则是“时常表扬、年年表彰”。

与巡视组提到的问题相对应,蚌埠市委交出了一份4万多字的整改情况报告,分别从“放弃管党治党责任,党内政治生态被污染”、“党的意识淡漠,党的建设严重缺失”、“管党治党不严,压力传导不实”、“‘圈子’‘山头’交织,选人用人问题突出”、“重点领域问题频发,贪腐触目惊心”几大方面进行了情况汇报,整改措施和整改成效一应俱全。

安徽省针对暴露出的“官商勾结”“亦官亦商”等问题,安徽省委研究制定《关于深刻汲取陈树隆、杨振超、周春雨等案件教训加强党内政治生活政治文化政治生态建设的若干意见》,着力立“明规则”、破“潜规则”;省纪委会同省委统战部4次召开座谈会,10多次征求意见,起草了《关于推动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若干意见》,积极推动建设“亲”“清”政商文化。

尤其值得一读的是周春雨的忏悔书——

“理想信念是总开关,党员干部的党性锻炼主要体现在理想信念上。只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才能正确看待个人得失进退,才能在是非曲折(直)面前保持清醒头脑;没有坚定的理想信念,人生就没有定力,就如同浮萍,随波逐流,滑坡堕落就是早晚的事。我之所以走到今天,根子上就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没有把握好为什么要当官,当官要干什么等基本问题。”

“要净化选人用人风气,对那些拉关系搞攀附、接天线抱大腿的坚决摈弃门外,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要加大干部交流力度,形成硬性交流制度。”

“我是年轻干部成长中的一个反面典型,我真心希望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和安徽干部,真正从我身上吸取惨痛教训。”

今日热点

热点排行

娱乐推荐

小编八卦

小编精选

热门推荐